投稿邮箱:news@qingsui.top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随风而起的一粒沉沙,共同抒写属于我们的梦想
当前位置:主页 > 青年诗词 > 正文

万思君:我叫万思君/我无名无姓/我约莫是奇绝的火焰

时间:2017-02-28 22:52 来源:青随网 作者:admin 阅读:

万思君,1994年生人。现居云南昆明,也就是我的老家。某校语文老师,疯疯傻傻,存活至今。

 

我叫万思君

我无名无姓

我约莫是奇绝的火焰

几乎遁入透明

除了 你能看见我

 

看见了吗?

空间只有延伸至无限

才配做时间的伴侣

而那些驳杂的粒子

潜入脑回路

 

广大组成一个空集

没有指涉的爱

不是用来填满

我不想理解任何人

这会令我虚脱

 

此刻 唯一真实的是

我对真实一无所知

正是这懦弱的抽离

让我有了言说的勇气

 

厨子

 

方形的怪力

拖曳手腿下沉的姿势

在失趣调度的盐碗中

番茄脱水

除了大袋脑球

脊和脊髓还是那么干薄

有了这几口米饭

和虫吃狗咬的菜叶

生命就可以延续

 

 

彩色堆里的油

 

死寂的圆形剧场

作为错落堆叠的瓦

和倒淌河

在抢走少女身影的余像前

干瘪

你手中握着一束中世纪的罂粟

在大地的胸膛上席地而坐

描绘末路的狂喜

没有时间玩耍

 

数字

 

睡过长达3世纪的午觉

1/2张妆糊了的脸

草丛里有5000cc的幽默

等待6盎司光年外的异教徒

杀死

只有作者知道什么是

1个文学

厕所的2扇窗户

投出7条有色骰子

见证10幂级次小便

数不清的针脚包裹冬日

的涩抖

或许还有上100个盒子

如今化作烟圈

不知所踪

 

 

片段1

 

他没有一杯牛奶一杯白水的接着喝了

杳晦的天逼着他忘了关灯

油黄色的灯

他感到 是某种海水正在落下

泥还没结块就被清洗了

因此 他可以暂时不喝别的

抬着脖子 希望雨事可以时常发生

 

 

片段2

 

我坦言  我承认

不坦言  不承认

很清楚  很明白

不清楚  不明白

艺术家的青睐

放弃臃肿的商品分类

用以理解紧张的人类互动

反面造句和即刻负重

  正在发生

未来,也

在微波炉里目睹现场

 

片段3

 

洼地构成跛足

以及 和

我需要停留在褶皱

虚饱的徘徊间 没有别的动物

揉面让断层无异于马灯和提篮

我衍生的无处以外

是期待已久的永别

 

 

片段4

 

于是没有生活

  (才怪)

你行走 躺卧 站立

互成角度的置换

抖擞出一些即兴的边角

你稳固的存疑和不安的局促

又在重构的山眉上飞

再用白开水点蘸

  (裤裆)

把语料洗成无效 和

牙齿掉进裸露的山洞

而外

向上侧目

并没有向内的红绿舌

显示出一种痉挛般的镇定

 

片段5

 

他可能亲自关掉剧场的灯

在她看到他之前

肺叶是锡箔纸

淡忘时间的多余

现在是黑夜

某个身体缺席的人

长眠出他的灵泊

你们今天就要乘上一列所谓失控

的列车

时至告别短暂的贫瘠

 

片段6

 

没有电视在放

没有汽车在开

大脑之茧例外旋转

还原视灵者的梦

杂食的鬼脸 呕吐出

一条人行道

结痂处的药痕

于是灌注大力

伏蛰的心智

在绝不循环的圆周率上

奔跑

意志便是飞行方式

 

片段7

 

浴面不洗脸

捏把线头

解挛祛风全脂牛奶

陨坑喝下制氧机

驴肝的大师排队经过

符号蜂蜜松散成

清宽白粥

我实在的你来我来

鞠躬

100%包装及密封

 

片段8

 

代我向:

抗复杂度过敏 人类中的人类

问  好

没有不被观看的需要

亟须废除 抓耳挠腮的

密集图像

我这有些新的秩序 可供继承

蓝削减 绿退让 红的无可奉告

只可辐散不可上下的容器

析出嗅盐的鹿角酒

 

 

有的人咳嗽 有的人睡觉

还有的人 被洗衣粉喂养

吐出腥气的泡泡

变成海市蜃楼

 

总有一天

陆地板块的裂缝里

会塞满人类丢弃的袜子

而我相信他们未说出口的每句话

 

“救命!”

失去地心反馈的少年说

我走开了

惊悸的猎捕岂不是比活着更有趣?

 

灵魂常处真空

横亘着的沟壑

是对无限的狂妄猜测

你又知道些什么

 

好想去看看啊

海浪如何把玻璃变成糖浆

在火山口奔跑

直至晕眩

 

就快忘记做为人类的一员

吸吮紫色的手指

舔舐掌纹和沙丘

太快乐

 

(责任编辑:小白)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